单位让员工签字认可侵占公司产品《自愿赔付申请》后解除劳动关系,汪信明主任律师代理劳动者主张违法解除仍然获法院支持!

  发布时间:2014-6-12 17:40:43 点击数:
导读:单位主管姚某某在处理其公司产品遗失一事时,曾手书《自愿申请》一份,该申请载明:本人张某某因侵占公司产品金额1627元,本人因无现金赔付,甘愿从工资中扣除。该份申请内容系姚某某所书写,本案被告张某某在该申请上签字。后该单位以张某某严重损害公司的利益为由,并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和法律相关规定解除了与张某某的劳动合同。 张某某委托本所主任汪信明律师代理,本所主任汪信明律师以单位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张某某存在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行为的证据及单位的处理为赔偿损失并不是解除劳动合同为由主张单位违法解除获法院支持胜诉。

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渡法民初字第00023号

原告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大渡口区凤祥路123号,组织机构代码62207**8-8。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某,男,汉族,1975年10月13日生,住重庆市巴南区某某路36号,身份证号码51022119****130417,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潘某,女,汉族,1987年6月18日生,住重庆市大渡口区某某路66号3幢9-5,身份证号码51303019****180048,特别授权。

   被告张某禄,男,汉族,生于1958年5月29日,住重庆市巴南区东泉镇某某桥村某某组41号,身份证号码51022219****2962190

   委托代理人汪信明,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原告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诉被告张某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科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高某、潘某,被告张某禄及其委托代理人汪信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诉称,被告系原告单位职工,双方因劳动争议纠纷经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作出裁决后,原告不服该裁决,认为被告在原告处工作期间,多次在上班时以有事为由离开公司,被告中断工作时间从1个月至5个月不等。2012年7月;被告伙同公司其他员工,共同侵占、盗卖公司产品,并非法获利1727元,严重损害公司的利益,为此,原告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和法律相关规定,依法解除了与被告的劳动合同。现起诉来院,请求判令原告不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31664.36元。

    被告张某禄辩称,对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的各项事实无异议,被告在工作过程中发错了货物是事实,但并非侵占货物。原告系违法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原告应支付被告赔偿金31664.36元、押金810元。

    经审理查明,被告系原告公司职工,于2006年6月16日进入原告公司工作。2012年8月3日,原告以被告等3名职工存在侵占、盗卖公司产品价值2012元的情形.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作出了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的通知。被告在原告公司工作期间,离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2435. 72元2012年8月,双方因劳动争议发生纠纷,被告向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经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告给付被告赔偿金31664.36元、退还原告押金810元。原、被告对退还押金810元并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对支付赔偿金31664. 36元不服,遂起诉来院。

    另查明,在原告公司出具的2012年7月的工资表中,载明了该月被告责任扣款金额为500元。2012年8月3日,原告公司的督查办主任姚某兵在处理其公司产品遗失一事时,曾手书《自愿申请》一份,该申请载明:本人张某禄因侵占公司产品金额1627元,本人因无现金赔付,甘愿从工资中扣除。该份申请内容系姚某兵所书写,本案被告张某禄在该申请上签字。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陈述、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庭审笔录、劳动合同书、《自愿申请》、工资表等证据材料在卷为凭。审理过程中,原告还举示了培训记录表及2007年7月6日的培训签到表一份,拟证明原告组织被告进行了培训;2007年11月28日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提请审查《员工手册(草案)》的报告、2007年12月1 6日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对《员工手册(草案)》的反馈意见,2008午1月1日生效的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员工手册,拟证明原告依法制定了员工手册及公司的规则制度;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对张某禄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意见、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关于对张某禄同志解除合同的意见反馈、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2012] 014号处理决定、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2012] 039号通知,拟证明原告系依法解除被告的劳动合同。对上述证据,本院作如下评判:原告举示的培训记录表、培训签到表、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提请审查《员工手册(草案)》的报告、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对《员工手册(草案)》的反馈意见、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员工手册等证据,因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且用人单位应当将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但本案中,原告公司组织被告学习规章制度的时间在前,而员工手册的制定、生效实施时间在后,对该组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告将其员工手煺的相关内容对被告进行了公示,故对该两组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举示的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对张某禄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意见、重庆某某园食晶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关于对张某禄同志解除合同的意见反馈、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2012] 014号处理决定、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2012] 039号通知等证据,因在原告举示的由原告公司督查办主任姚某兵手书的《自愿申请》中载明了张某禄因侵占公司产品金额1 627元,因无现金赔付,甘愿从工资中扣除等内容,另在2012年7月的工资表中,载明了被告责任扣款金额为500元,本院认为,因原告并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存在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行为,且原告公司负责员工纪律、行为规范的督查办主任姚某兵为张某禄代书的《自愿申请》中已明确了对被告的处罚应为工资中予以扣除损失,即被告应赔偿原告的损失为1627元,且2012年7月的工资表也体现原告已扣除了被告的责任扣款500元,即原告对被告的处罚决定应为赔偿损失,而并非解除劳动合同。综上所述,因原告并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存在侵占、盗卖公司产片的行为,对原告举示的上诉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原告作为用人单位,p并未举示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存在严重失职、营私舞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形;且公司制定的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并未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亦未依法向被告送达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其解除行为从解除劳动合同法定的实体、程序方面均存在严重瑕疵,原告解除被告劳动合同的行为,系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其应当按照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原告主张不予支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被告于2006年6月16日建立劳动关系,于2012年8月3日解除劳动关系,即原告应当支付被告的赔偿金应为2435. 72元×6.5个月×2倍二31664. 36元。综上,原告应支付被告的各项款项为赔偿金31664. 36元、押金8 1 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给付张某禄赔偿金31664.36元、押金810元。

   本案受理费5元,由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同时,直接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曰内仍未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又不提出缓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自本判决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算。

 

                                       (此页无正文)

         代理审判员   张  科

         二0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韩仅仅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137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大渡口区凤祥路123号,组织机构代码6220***8-8。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潘某,女,汉族,1987年6月18日生,住重庆市大渡口区某某路66号3幢9-5,身份证号码51303019****80048,系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禄,男,汉族,生于1 958年5月29日,住重庆市巴南区东泉镇某某桥村某某组41号,身份证号码51022219****296219。

   委托代理人汪信明,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某某园)因与张某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法院(2013)渡法民初字第000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查明,张某禄系某某园职工,于2006年6月16日进入某某园工作。2012年8月3日,某某园以张某禄等3名职工存在侵占、盗卖公司产品价值2012元的情形,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作出了解除与张某禄的劳动关系的通知。张某禄在某某园工作期间,离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2435. 72元。2012年8月,双方因劳动争议发生纠纷,张某禄向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经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某某园给付张某禄赔偿金31664. 36元、退还某某园押金810元。某某园、张某禄均对退还押金810元并无异议。某某园对支付赔偿金31664. 36元不服,遂诉至法院。

    另查明,在某某园公司出具的。2012年7月的工资表中,载明了该月张某禄责任扣款金额为500元。2012年8月3日,某某园公司的督查办主任姚某兵在处理其公司产品遗失一事时,曾手书《自愿申请》一份,该申请载明:本人张某禄因侵占公司产品金额1627元,本人因无现金赔付,甘愿从工资中扣除。该份申请内容系姚某兵所书写,张某禄在该申请上签字。

    某某园一审诉称:张某禄系某某园职工,双方因劳动争议纠纷经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作出裁决后,某某园木服该裁决,认为张某禄在某某园处工作期间,多次在上班时以有事为由离开公司,张某禄中断工作时间从1个月至5个月不等。2012年7月,张某禄伙同公司其他员工,共同侵占、盗卖公司产品,并非法获利1727元,严重损害公司的利益,为此,某某园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和法律相关规定,依法解除了与张某禄的劳动合同。现起诉来院,请求判令某某园不支付张某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31664. 36元。

    张某禄一审辩称:对重庆市大渡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的各项事实无异议,张某禄在工作过程中发错了货物是事实,但并非侵占货物。某某园系违法张某禄解除劳动合同,某某园应支付张某禄赔偿金31664.36元、押金810元。

    一审认为,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某某园作为用人单位,并未举示充分的证据证明张某禄存在严重失职、营私舞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形;且公司制定的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并未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亦未依法向张某禄送达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其解除行为从解除劳动合同法定的实体、程序方面均存在严重瑕疵,某某园解除张某禄劳动合同的行为,系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其应当按照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某某园主张不予支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某某园、张某禄于2006年6月16日建立劳动关系,于2012午8月3日解除劳动关系,即某某园应当支付张某禄的赔偿金应为2435. 72元×6.5个月×2倍=31664. 36元。综上,某某园应支付张某禄的各项款项为赔偿金31664. 36元、押金81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一、驳回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二、重庆某某匿食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给付张某禄赔偿金31664.36元、押金810元。本案受理费5元,由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负担。

    某某园不服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某某园不支付张某禄赔偿金,并由张某禄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主要理由:1.张某禄侵占公司财产事实清楚,其在《自愿申请》上签字确认,表明自认侵占公司产品,金额达1627元;同时,与张某禄共同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其他员工也证实张某禄确有侵占公司财产的行为。一审认定我公司对张某禄的处罚决定为赔偿损失,并非解除劳动关系,与事实不符,公司对张某禄侵占公司财产的行为既有权要求赔偿损失,也有权解除劳动关系。2.在张某禄侵占公司财物的情况下,公司按照企业规章制度的规定作出解除劳动关系的决定,并经工会同意,送达了张某禄,在程序和实体上,均符合法律规定。3.计算经济补偿年限错误,即使应向张某禄支付经济补偿,也应从2008年1周1日计算至2012年8月,支付5个月的经济补偿金,而不是6.5个月的经济补偿金。

    张某禄答辩称:《自愿申请》上表明处罚只是扣款:并非解除劳动合同,在解除劳动关系时某某园公司以张某禄侵占、盗卖公司产品,但没有证据证实该事实和损失额。事实上,张某禄仅仅是发货时出现了错误,不应被解除劳动合同。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经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某某园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其在依据公司的规章制度解除张某禄劳动合同时,应当依据确已查证的事实。现某某园公司以张某禄具有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事实,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对张某禄作出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决定,其依据的证据一是张某禄签字的《自愿申请》,二是共同被处罚的两名劳动者所做的工作记录。对于《自愿申请》,双方均认可是由某某园公司员工书写,张某禄签字,但张某禄在诉讼中称其真实意思是因为其在送货过程中产生误差,愿意赔偿1 627元,并非认可其确有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事实;并且从《自愿申请》载明的内容也不能反映张某禄系对何事愿意承担赔偿责任,故《自愿申请》不能直接证明张某禄具有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事实.对于共同被处罚的两名劳动者所做的工作记录,从书证角度分析,该证据不能直接证实张某禄具有侵占、盗卖公司严品的事实,某某园公司也未举示书写该工作记录的两名劳动者的证人证言以作进一步的证明。综上,某某园公司认定张某禄具有侵占、盗卖公司产品的事实不足,其依据该事实作出的解除劳动关系的决定违反法律规定,系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根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的计算年限自用工之日起计算,一审从2006年6月某某园公司与张某禄建立劳动关系时计算并无不当。

    综上,某某园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重庆某某园食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蒋  科

代理审判员    黎  明

代理审判员    于  利

             二0一四年五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李 婷

找重庆劳动工伤律师,选捷恒劳动工伤律师团—专案律师-团队办案-胜诉更高!
重庆劳动工伤律师热线:400-6464-148(转分机选专案律师)

上一篇:汪信明主任律师代理劳动者向重庆首例分支机构为工伤责任主体的用人单位成功索赔二十万元 下一篇:误喝“硫酸”胃被切除,汪信明主任律师代理后收集录音认定成工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