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一周后发作才诊断,汪信明主任律师代理伤者认定为工伤!

  发布时间:2014-6-22 15:44:34 点击数:
导读:第三人在伤情发作的前两个月之内没有发生任何其他工作之外的意外事故,而原告也没有举示证据,证明第三人被非工作因素急性压迫脊髓而受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综上所述,结合首次病历记载的第三人无任何外伤痕迹、医生专业人士的分析及第三人到单位艰苦工作四年身体健康等常识和原告承担举证责任的法律原则,综合评判本案的事实情节,代理人认为,第三人的陈述与整个事实的所有情节吻合,环环相扣,毫无破绽;而原告的陈述与事实和情理相矛盾。

受伤一周后发作才诊断,汪信明主任律师代理伤者认定为工伤!

详见:

第三人赵福维因重庆住宅建设有限公司不服渝中区劳动保障局渝中劳社伤险认决字[2006]562号工伤认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

我受本所指派,担任第三人赵福维因原告重庆住宅建设有限公司不服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渝中劳社伤险认决字[2006]562号工伤认定行政诉讼一案的代理人。我受托后,查阅了原告提交的相关材料,仔细分析原告提交的证据,结合现行法律的规定和本案相关事实情节,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第三人的受伤及伤情发作经过。

2005112,第三人与工友陈伦国用钢管作抬杠转运葫芦。在从一个约1.2高的架子(横在空中的高约1.2的钢管有两根)下通过时,两人都是弯腰前行,抬杠的着力点不在肩上而几乎与背部平行在背部。陈伦国在前通过了架子后,两人正处在最后横着的一根钢管两侧时,由于陈伦国的猛然直立,抬杠上面抵到架子上横着约1.2高的钢管上,根据杠杆原理和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原理,抬杠另一端必然压在第三人背部。由于作抬杠钢管顶端坚硬且有棱角,将第三人背部压伤。第三人当时即说背上有点痛,但自认为是抬杠顶端压伤了肌肉等组织,且不影响劳动力,虽一直有隐痛,但为了原告赶工期的需要,仍坚持工作。直到118下午630下班后,第三人同往常一样从沙区肿瘤医院坐148回原告提供在九龙坡滩子口的宿舍,在动物园下车后,感觉部背火辣辣疼痛,1930分左右,在路过杨家坪啤酒花园对面的药房想拿药服用,药房工作人员建议用膏药,第三人正在与药房工作人员交谈病情时,突然下身麻木无力,伤情发作瘫倒地上,后即被送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该院医生通过各种诊断思路未查出病因后,根据第三人陈述112的受伤经过,果断诊断为:“急性脊髓压迫症”,后第三人被告转入重医附一院同样被该院明确诊断为:“急性脊髓压迫综合症”。

这是第三人受伤的真正经过,作为无文化的第三人,不可能在受伤后于20051226日编出这天衣无缝,让原告无法拿出证据反驳,且又与其他证据和情理相印证的事实来(第三人自书的工伤保险认定申请——证据3)。

二、第三人赵福维的本案伤情绝对不是自身患病,原告所有证人陈述第三人患病实属伪证。

1.第三人于2005118伤情发作后被送入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根据其病历记载,患者赵福维突发双下肢乏力,待查?考虑诊断为:1、低钾?2、脑梗塞?3、椎间盘突出?但均未查出病因而明确诊断,后根据第三人119陈述的112背部被钢管压痛的经过后,载明为经多方会诊考虑与1周前背部外伤相关,建议作增强MRI,在作了增强MRI后,又明确载明脊髓压迫症原因考虑有椎外伤可能性大,并果断诊断为:“急性脊髓压迫症”。此诊断也得到了重医一院的印证,既然是外伤引发,说明第三人不是患病,而是被近期(急性)的外伤性压迫产生的,这是医生作为专业人士分析得出的结果,而原告的证人明显与专业人士的分析结果相矛盾,因而是伪证(见九龙坡第一人民医院——证据1、重医附一院病历——证据2)。

2.第三人是200112月到该单位工作至受伤发作,一共有四年,其身体状况是有目共睹的,也是经过四年艰苦工作过程考验的,原告说第三人患病的说法既与医生专家的分析相矛盾,又与常理不相符。如象原告陈述的第三人是生病,那么根据医院诊断为急性病的症状,早就应该发作了,而第三人是绝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也不可能正常上班。

3.原告并没有拿出第三人是患病的直接证据(比如鉴定结论),在其说法与两家医院专业医生不一致的情况下,应属无根据的猜测或妄论!

三、第三人赵福维200591日及2005112日受伤留下隐患至118日发作期间没有发生其他意外事故。

原告于2006920日向被告提交的《关于赵福维生病住院及检查经过的情况说明》倒数第二段后部分明确说明“从112日至118日上班都很正常没有发现他有异常”,再结合九龙坡区病历的记载可知,第三人在入院之初,身体外部无任何伤痕,连皮肤擦挂伤、衣服抓扯撕破现象都没有。而根据常识,打劫、仇家报复、车祸、摔伤等其他意外事故,或多或少,受害者外表均要留下伤情或者痕迹。此类情形下的伤害不可能专门伤害第三人脊髓,而不留下第三人反抗挣扎的其他痕迹,因此,第三人在伤情发作之前,没有遭遇其他任何意外事故,是和病历记载相吻合的,再结合原告向市劳动局提交的第三人考勤足以证明,第三人除了在11月考勤为8天外,至少其余前两个月都是全勤,也就是说,在200591日到2005118日期间,第三人均在正常上班,无其他意外事故发生(见《关于赵福维生病住院及检查经过的情况说明》——证据4,原告向市劳动局提供的考勤记录——证据6,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病历——证据1)。

四、被告在行政认定程序中不采信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材料是正确的。

1.原告在行政认定程序中提供的证人证言材料均没有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一)项、第(四)项的规定写明证人的姓名、年龄、性别、职业、住址等基本情况及附有身份证复印件。所以这些证人证言的形式不符合相关规定,应属于无效证据。

2.由于工伤性质的举证责任在单位,单位应主动积极将证人通知到劳动部门当面作证或主动写申请要求劳动部门予以当面向证人调查核实,单凭原告提交的几份书面材料,谁敢断定那些材料一定不是伪造的或虚假的,因而原告在行政认定程序中提供的证人证言材料的真实性不具有必然性。

3.原告提交的刘志题、付龙均、陈伦国、刘照友证词等证人是原告员工,与原告具有就业工作、劳动管理等方面的利害关系,其证词的证明力极弱。

4.原告证人陈伦国的证词与客观事实相矛盾,属于伪证;原告其他证人的证词无效。

原告对第三人陈述的转运葫芦的经过历来没有否认过,陈伦国本人也在材料中承认。从前面的受伤事实经过(抬葫芦从1.2米高架子下通过)推论可知,如陈伦国没有听见第三人喊痛,那他必然会一直站立起来并站直,就因为他猛然站直过程中听见第三人喊痛,所以他才又弯了一下,才和第三人共同把葫芦从该处架子下抬过,否则,他如站直,势必将第三人压趴在地,根本无法将葫芦抬过架子。所以陈伦国应属作伪证!相反,由于本次事故属于伤情隐患,当时的后果不严重,第三人没引起重视,也没耽误工作,原告提交的其他证人因距离较远没听见和看见第三人喊痛和受伤的说法,反而是真实的,虽然说法本身是真实的,但却因不在现场无法听见而不具有关联性而属于无效证据。

五、原告的举证不能排除第三人于工作中受伤留下隐患后伤情突发的可能,即被告的证据不能排除原告属于因工受伤而伤情发作,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原告于2006920日向被告提交的请求中请求被告调取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来判断第三人是病还是伤,而两家医院的病历都肯定是外伤的可能性大。再者,原告的机械化工程分公司向被告出具的证明(证据5)说明,第三人是200112月到该单位工作至受伤发作,一共有四年,其身体状况是经过四年艰苦工作过程考验的,原告说第三人患病的说法既与医生专家的分析相矛盾,又与常理不相符,原告也没有举示相关依据(鉴定结论等)证明第三人属于患病。

前述第三部分陈述说明,第三人在伤情发作的前两个月之内没有发生任何其他工作之外的意外事故,而原告也没有举示证据,证明第三人被非工作因素急性压迫脊髓而受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综上所述,结合首次病历记载的第三人无任何外伤痕迹、医生专业人士的分析及第三人到单位艰苦工作四年身体健康等常识和原告承担举证责任的法律原则,综合评判本案的事实情节,代理人认为,第三人的陈述与整个事实的所有情节吻合,环环相扣,毫无破绽;而原告的陈述与事实和情理相矛盾。被告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将本案认定为工伤,实体上有据,程序上合法、客观公正、合情合理,请贵院予以维持,驳回原告起诉!

以上意见仅供合议庭老师参考!谢谢!

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

汪信明律师

00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找重庆劳动工伤律师,选捷恒劳动工伤律师团—专案律师-团队办案-胜诉更高!
重庆劳动工伤律师热线:400-6464-148(转分机选专案律师)

上一篇:挂靠其他单位车辆委托某单位经营中该车驾驶员工亡,人社部门认定受托经营单位为工伤主体;汪信明主任律师代理受托经营单位提起行政诉讼,人社部门自行撤销工伤认定决定! 下一篇: